栖川乔乔

長谷川弥生专业拆台小号

😭但是賀文還在咕 我好罪惡

還有練筆小段子想寫 為什麼我的手就是不愛做正事⋯

【安咎】镜花水月

祯祯拿头写的,好多有糖有刀有江湖的地方居然没有展开,她好懒(?你个小号有发言权吗)乔乔来拆个台,顺便自己挖一挖梗…


起初的脑洞是“范无咎是谢必安的影子”,后来演变成了“范无咎是跟随着谢必安的灵魂”,最终还是按照官设把他安排在了伞里;

标题的镜花水月取字面意思,有“双生”的意味在里面;

未展开的糖是「山中练剑」的少年时期,刀是「鸿门宴/范无咎之死」的阴谋部分,江湖是「谢必安的复仇/江南新门派建立」的武侠小说部分(。)所以要展开就没完没了了,我也不会写武侠…

先帝薨逝和同党派的王侯被诛都是谢必安搞的鬼啦,因为范无咎就是被牵扯进王侯混战里才死的,这个很明显。结尾段的老人、男孩和他的母亲都是前文出现过的NPC,也算开放式的结局了。谢必安活不长的,但是他们会神仙侠侣自由又快乐,谁说人不能与剑为伴呢?


嗯…虽然包袱都抖了,还是有点想看评论(哭

長谷川弥生:

*其实不知道该算安咎还是咎安 总之是超越友情和爱情的存在吧


*拿头写的 明天再捉虫 双…双十一快乐?(bushi










-1-


谢必安的名字已经在江湖上传了十多年,人们说他像那天上月水中莲,长伞为剑四海为家,手起刀落便是太平,行走在刀光剑影间却始终一袭白衣胜雪。世间罪恶见了他都心有戚戚,一切私心套用在他身上都难掩违和,但人们还是忍不住向往他。有人讲,王者之位总是孤独,侠者的自由只可用独行来换,过去现在他都是一个人,未来也是如此,不论生死关头还是山水行舟。有人驳,英雄难过美人关,不知哪位女中豪杰能入得了他的眼?亦或是,他在路上会遇到一位无所畏惧的好姑娘,提起裙摆追上去成为他的第一根软肋?




头戴帷帽的谢必安从不去听茶馆里那些带着期冀的闲言碎语,他最爱看新鲜的龙井芽叶在杯中浮浮沉沉。外在的风雨影响不到杯子内的小世界,茶叶与热水彼此温柔地相拥;但当茶水饮尽,杯里便只余一撮迅速变凉的茶叶梗,湿淋淋地躲在杯子底下不再动弹。


他总是坐在小茶馆角落,一手撩起帷帽的轻纱时顺势又遮住了半张脸,轻吹两下茶碗冒出的热气。江湖侠客怎可有软肋?别人也许有,他谢必安绝不会有。风沙黑夜拦不住他的脚步,十几人的长矛也折不断他那柄开闭自如的伞剑,他一往无前破釜沉舟,纵然眉目温柔别人也始终靠近不了他,因为他的步伐太快太坚定,好似从不需要其他人陪。




饮下半壶茶,身边的光线被一个刚落座的老人挡住。谢必安停了动作,给他添了盏茶推过去,那人欲言又止,一碗茶喝得急急像灌白水,似乎是在下什么决心。谢必安轻笑,声音从轻纱下飘出来。


“老先生何事?”


老人放下碗,指了指谢必安身后。


“恕老夫冒昧,少侠身上阴气太重,依老夫看是有冤魂不散,怕是会危及少侠性命啊。”


谢必安回头看了一眼,朝身旁的老者缓缓摇摇头。


“无妨,生死有命。惩恶毕竟也是伤人,我本就不求百年。”


老者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他按住手背。他眼见着那团阴气如同长了腿脚,紧跟着谢必安一路出了茶馆,融入晃眼的阳光中,转瞬间就不见了踪影。他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碎银,重重叹了口气。


他认出了谢必安。这位名满天下的少侠看似什么都不在意,原来是因为他已经拥有了在意的全部。可他在意的会害了他,他究竟知不知道?






-2-


时间再向前推十年,那时的谢必安还在山上跟师父练剑。若说他是如今的不败传奇,十年前他却屡屡输给自己的一个师弟。那是个只穿黑衣不爱讲话的孩子,天赋异禀不骄不躁,师门中几乎没人追得上他的轻功,也没人挡得住他凶猛的出招。人人都怕他,只有谢必安愿意敲他的门叫他起床或吃饭,追着他从试剑场踏着竹子一路对打到瀑布下的山泉里。两人练习用的竹剑断了换换了又断,劈劈啪啪惊走半山的鸟儿,衣角上留下蹭了枝桠蹚了泥水的斑驳痕迹,仿似打了一场如何动魄惊心的大战。当一柄竹剑停在对方喉咙前两指处,兄弟俩浑身的戒备和杀气终于散去,气喘吁吁地坐在地上等太阳落山。起初总是师弟赢,但很快就被谢必安打破了压制,所有人都惊讶于这位温和的师兄竟能接住那般致命的招数,包括师弟自己。


“师兄,你像是总能猜到我要做什么。”


“我怎么会有未卜先知之术?或许只是更懂你些。”


师弟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他只是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


“无咎,我不如你。”


“师兄何出此言?我分明打不过师兄。”


谢必安依然摇头,视线越过他落在遥远的天边。他永远不及他,他不够快也不够狠,懂人心又如何,不是每一个对手都像他的傻师弟一样能轻易被他看透。




谢必安的名字第一次在偌大的江湖上留下痕迹时,范无咎已经在他怀中阖上了眼。纵使谢必安生了一双能犀利辨人的眼睛,初入江湖的年轻剑客还是败给了城府深厚的对手。私下里的请求是王侯混战的幌子,兄弟二人赴了约才发现那是一场脱不了身的鸿门宴,进是死,退也是死。谢必安费尽心思周旋开脱,范无咎一言不发地全程抱着剑。他们毕竟是剑客不是政客,众人揭竿而起时还能从宴席上逃离,但那个拉他们下水的人却不允许任何人独活,淬了毒的暗器直逼面门而来。


谢必安从未见过范无咎那样快过。比在山上练功时更快,比生闷气躲出门时更快,眼前的一切纷乱都在分秒间被他的身子挡住。谢必安的一次心跳尚未结束,就被撞进怀里的人惊得浑身血液都失去了温度。


范无咎,你犯什么傻,我有剑!


他看着他满面爬行的鲜血,急得两眼发花耳中轰鸣,甚至听不清自己吼了什么。


师兄太慢了。怀里的人咧了咧嘴,鬓发都已经被染红。我就是师兄的剑,我要做……师兄的剑。




那一年朝堂和江湖都风起云涌,巨变如雨中惊雷一个接着一个。谢必安被迫入朝做俘虏将军,半年后又全身而退隐身江湖,不出两个月皇帝薨逝,与其一派的朝中臣座上宾皆遭血洗,至今无人知晓究竟是何人指使。年末新帝登基,谢必安回到江南,三进三出在当地独霸的门派,竟毫发无损。第二年春,江南赫然出现一个新兴帮派,发展迅速势头强劲,谢必安替其多方拉拢人才,又与百姓为善,终于平衡了此地的江湖势力。新帝派使者召他觐见,使者寻遍江南也没能寻到他,询问街坊,邻居都说他未到春末便背着剑四海为家去了。


那时人人皆道谢少侠智勇双全,定能成一番大事,却没人见到他捧着一个小小的木盒躲进深山里挖土立碑,絮絮叨叨说这一切都是为了你,报仇为你,平安故土为你,没有你的地方不再是家,所以我要走。


从此谢必安始终一个人,但他从未觉得自己是一个人。他有他的剑,那里像是寄宿着范无咎的魂灵,陪着他千山万水走遍。






-3-


“娘,刚才少侠身后那个人怎么不说话?”


“胡说什么,哪里有人?”


刚被谢必安顺手帮助了的一对母子站在自家门口目送他的背影。小男孩努力的伸长胳膊给母亲指“那个人”,母亲疑惑地看了片刻,然后有些紧张地拉着儿子回了屋。


谢必安这一路上没少被人提醒阴气太重之类的话,每一次他都偷偷给人家手里塞些钱,微笑着请他们不要再说。或许是少侠不信这些鬼神之说,或许是他明知如此却一意孤行,旁人也只得摇头叹气,心中祝愿他早日脱离苦海。




这天风清云舒,夜幕高远,月光也明亮。谢必安行至一湾小河旁,发现一座藏匿在丛生杂草间的石桥。这石桥摸上去厚重温凉,隐约还能见些精巧的雕花,但位置实在偏僻,早已无人使用。他拨开杂草站在桥上,宁静的小河中躺着一轮圆月,还有他模糊的身影。他摘下伞剑拆开包裹的布帛,缓缓将伞打开。


刹那间伞骨撑开的声音如同山顶寒钟般盖过了耳边的所有声响,谢必安看见晃动的河水骤然停了一瞬,下一秒河中倒影就多了一人。水中月依然明亮圆润,而自己的影子也不再模糊,仿佛是因为身边人的出现而完整了起来。


“久违了,无咎。”




谢必安自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纵然他名震江湖,百年以后也不过是个传说,人们只当故事唏嘘听听,不再有人将他一生的善恶爱恨记得清楚。唯有一个人把他当作自己的一切,也为了他付出了自己的一切。他永远不及他,永远还不清欠他的东西。


“我们看上去越来越像了,是不是?”


谢必安一手举着伞,弯腰伏在桥边,仔细端详着水面映出的范无咎。还是一袭黑衣,还是不爱讲话,所有的情绪都积在眼中,沉重得快要沉入这小河里去。


“一路奔波辛苦了。没想到做我的剑也这么累吧?”


范无咎看着他,几番欲言又止。谢必安看见他纠结的脸色,又向他的方向靠近了些。


“师父从前说过,心中无我方能行至更高境界,也许我们正是应了这句话。”


范无咎为了谢必安寄宿伞中迟迟不愿走,谢必安为了范无咎折损自己的阳寿供他留在人间。他们心照不宣地不去问对方悔不悔,与其抽刀断水举杯销愁,他们有足够多的默契和信任去合二为一地战斗。谢必安的剑拥有了范无咎的力量和疾速,范无咎的招式融入了谢必安的策略和预判,一人一剑阴阳调和,谁能拦得住?




范无咎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已是一片清明。难得的相见之夜,他们不该执着于过去的决定是否合理。静止的河水像是一面镜子,这头只有撑伞的谢必安,那头却是二人在月下并肩而立,岁月恍然回溯,仿佛已过弱冠的兄弟仍是当年山上肆意飞掠的两只鸟儿。






-4-


茶馆里讲故事的老者意犹未尽地呷了口茶,望着屋外的天光叹气。他所知道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不知故事里那位少侠如今行至何方,身子可还安好?


靠窗的一张桌上坐着个男孩,脸上稚气未脱,但应是已经开始读书了。他捧着茶杯沉思了一会儿,突然扬声朝老人喊了一句。


“老先生,也许谢少侠是和自己的剑为伴呢!都说侠客的剑是身上最重要的宝贝,书里好多大侠爱剑胜过爱人的!”


茶馆里的人都因他的童言无忌哄笑起来,方才安静听故事的客人都转正身子自行攀谈去了。男孩的母亲捶他的胳膊,有些气恼他的口无遮拦。


“叫你别偷看那些闲书,哪有人会和无血无肉的物什动感情!”




讲故事的老人摇摇头,低头想再去喝茶,发现杯中已经见了底,碧绿的茶叶堆叠在杯底,他皱起眉盯着看。一旁的小二很快凑过来替他添水,夸耀自家供应的龙井是多么优秀的品种。


“这茶叶是不错,”老人晃了晃杯子,底下的茎叶重新漂了起来,“但是也不能没有热水相辅,对吧。”


小二颇为疑惑地点点头,便又被别人招呼过去。老人重新将视线落在屋外,那天意气风发的少年和他的剑就是踏入这样未知的明媚中,与传言中一样走得又快又坚定。自己当时的所谓忠告确实没有必要,他……或者说他们,怎么会和苟活的普通人一样呢?生命的意义于他而言根本就不在长短,而是内容啊。


老人收回目光,笑着叹了口气,然后仔仔细细地去品那杯上好的龙井茶了。

【李泽言】小屋剧情手动补甜

我们不吵架啦,好吗?





当我发现叫醒我的除了手机闹钟,还有熟悉的松饼香;

当你发现衣架上挂着我提前烫好的西服外套和领带;


吵架后心烦意乱随手丢下的文件被你整理好放在茶几上,某几页还有言简意赅的批注;

一旁的咖啡杯空着,你一定也发现了我装作不小心落在那里的、方便你带走的挂耳咖啡。


我们心照不宣地没有一个人愿意先开口解释或者道歉,

可是那架害我们闹别扭的梯子被收进储藏间最里面,

尚未完全拼好的透明拼图被裱起来放在书房里,竟也意外地很好看;

我看到厨房的碗碟架上放着烤盘和打蛋器,

拉开冰箱,果然,里面有做好的一对焦糖布丁。

你没有告诉我这件事,也没有留下任何字条,

但是我了解你,也越来越想试着理解你——

这是你别扭又沉默的温柔,是我们吵架的原因,可也是我喜欢你的原因。


你啊,28岁了,肩上担着很多东西。

你无法像我一样随心所欲不计后果地表达,你习惯了说出口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没有反悔的余地,

你总是把自己逼得很紧。


那天我挣扎在你的怒气和冰冷的怀抱里,再次犯了逞口舌之快的毛病,

然后我看见你紧锁着眉头,抿了抿嘴唇。

听说这是你过去的习惯性动作,每当你有犹豫的时候,会这样让自己思考一秒再做决定;

而华锐走上正轨之后,你再也没有做过这个小动作。

你是在因为我犹豫吗?犹豫这场吵架究竟要发展到什么程度,犹豫我的口不择言值不值得原谅?

那么严格的你,却在一次次为我放宽原则。


李泽言,等你今晚回来,我一定把这些天没说清楚的话都讲给你听,

你生气也好,不理解也罢,

都是因为我任性到执著于让你猜我的心思。

当然,既然已经一起居住,就不能只有你一个人做英雄,

我会依靠你,你也要多相信我。

在你面前我总是很笨,但是在对你好这件事上,

我想再多努力一些,多付出一些,

不只是一顿早餐或是一个儿童节礼物这么简单……

而是为了和你一起度过长长久久的平淡时光而下定的决心,

为了弥补你先爱上我却又千万次眼睁睁失去我的痛苦,

为了能让你的每个舍不得也都有下次。


李泽言,我们不吵架啦,好吗?

你等等我,好吗?





ps. 李泽言做两个布丁的原因:

某天我发了一条朋友圈↓

“世界上有什么事是一个souvenir限定焦糖布丁不能解决的吗?如果有,那就两个!”


【海上】系列


add:威尼斯

camera:Sony a6000

【倒影】系列




p1: 南開大學


p2: 城際列車站台


p3: 桂林,傍晚收工的漁船與落日


p4: 去年的中秋夜,雁棲湖日出東方凱賓斯基酒店與天邊的滿月

好久沒上遊戲,突然想起頭像還沒領,終於上去看了一眼(更新差點用了一萬年orz

頂著這個頭像打遊戲莫名好緊張⋯但是真的好好看www

【咎安R向】暖药

古风架空R18

邪魅病娇谢王爷x正直忠心范将军





初冬方至,城里便忽降大雪,温度也跟着骤降,王府内处处都挂上了厚重的门帘。谢必安身子畏寒,披着厚实的大氅坐在正厅看折子,香炉一刻不离地捧在手里。

“王爷,范将军来了。”

端坐正中的人终于抬起眼来,示意下人让他进来。门帘极快地掀开又放下,范无咎肩头的雪还未融化,停在门口向谢必安躬身半跪。

“你们都下去吧。”

下人们很快散去,门帘被严严实实地扣好,外面的大门也关上了。谢必安叫范无咎靠近些,自己姿态放松地斜倚在桌上,手中却不动声色地将香炉护紧了些。

“范将军调查得如何?”

“回王爷,前几日抓住了打劫大军粮草的土匪头子,严刑审问后,他说是受丰亲王的指使。”

谢必安勾起嘴角冷笑一声。

“这丰亲王看来是要和我作对到底了,连皇上的兵马都敢劫。我这畏寒的人被分到如此寒冷的地界,他还觉得不够,偏要给我安上个罪名才满意。”

范无咎看着他苍白的脸上扬起愈发邪肆的笑容,上挑的眉眼间却没有丝毫暖意。他知道他在生气,非常生气。

“无咎,”半晌,谢必安平复了神色,再次开口叫他,“冒着雪过来冷坏了吧?快把你那沾雪的袍子脱了,过来泡药浴。”

“王爷,我……”

“我让你过来,你就过来。”

见谢必安已经起身朝里屋走,范无咎只好快步跟上,小心地护在他身旁。每每入冬,他天天都要泡药浴来减弱体内散不掉的寒气,他人只知他畏寒,却不知他早已寒气入骨,经不起一点折腾。

范无咎偷偷打量着谢必安瘦削的身子,在心里叹了口气。他肩上扛着的东西太多了,还要以一人之力对抗敌手。若没有范无咎暗中帮忙,这么瘦弱的身躯,哪里受得住呢?



椭圆形的大浴桶正冒着热气,一旁熏香袅袅,飘不出关紧的窗子。谢必安将大氅和朝服褪下,范无咎想伸手帮他,却被他制止了。

“我不是叫你把衣服脱了吗?怎么,想叫我给你脱?”

范无咎神色不自然地别开视线,利落地卸下身上的束缚。此时谢必安已经不着寸缕,背对着他解开了发髻,一头柔顺的长发将他的脊背半遮半掩,从后看去竟有几分美人之相。直到谢必安回头看他,范无咎才急忙回过神来,穿着中衣扶他迈进浴桶。他在深褐色的热水中缓缓坐下,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始终紧皱的眉头终于松开了些。

“怎么磨磨蹭蹭的,又不是第一次了。快点进来。”

“王爷,我就不进去了,这屋子足够暖和了。”

谢必安一个眼刀甩了过来,目光虽凌厉,可配上他被热水熏出血色的脸颊和漂浮的长发,直直给人嗔怪的感觉。范无咎心里一动,觉得这屋子里不仅是暖和,甚至有点热了。

“今天出了这档子糟心的事,本王爷心寒得很,光有热水可不够,我还要你。”

他修长的手指点在他心口,一股邪火就立刻从那里点燃,顺着浑身经脉游走起来。范无咎几下脱净了衣服,把一旁预备的热水桶拉近了些,也缓缓沉进了浴桶中。这桶虽大,但两个成年男子也只能膝盖相贴,谢必安蹭了蹭他的小腿,然后在水下拉着他的脚腕向自己靠近。

“大将军,忘了该怎么做了吗?过来,吻我。”



點我感受將軍身軆力行暖王爺


双监管者的那些事 ——《第五人格》双监管者同人征集活动正式开启​

!!驚呆啦!一上來看到好多消息 我竟然被選中😭😭😭和各位老師相比還差得多 謝謝官爸的鼓勵 我會繼續加油😭😭😭(頭像太可愛了8!

网易第五人格:

我看了三天,眼儿都看突了。


感谢大家的热情参与!




先给大家看看我们熬死头发的美术做出来的头像框头像都啥样的





从今儿起你们就是我认定的同人dalao


现在公布一下本次“双监管者,联合狩猎”的获奖名单!【多图预警】


以及,说在前头,我真滴是官方。有LOFTER认证的那种, @包包包子铺! 麻烦这位官方出来再给我盖个戳。


后续获奖事宜交由 @蛋黄流沙包 来收集,届时请注意查收私信!




*最佳演绎奖*


图片类: @o忍忍o 





文字类: @Meow@努力产粮 


知更鸟(裘克x瓦尔莱塔)




人气奖(按热度评选)


图片类:


 @-五千年间-  热度:21727;评论:501




 @温酒十九  热度:12195;评论:128







 @汐汐汐汐汐爷(咸鱼中)  热度:12129;评论:20







 @乔奈 热度:12027;评论:144




 @葱开开  热度:8188;评论:81




文字类:


 @子非烟  《【第五人格】不是很懂你们佛系(上)》热度:1451;评论:29


 @昕梓 《【双监管】大概是三个监管者的游戏日常》 热度:370;评论:24


 @歌 《【裘杰】联合狩猎不就是要互相针对》热度:348;评论:23


 @原罪 《《雾都》【一】》热度:340;评论:1


 @且&歌 《须臾之华》热度:289;评论:23




密码破译:[评选标准为热度参考+游戏官方评审+LOFTER官方评审]
图片类


 @魔方鱼 




 @躲虎虎 




 @王王不是阿冬 



 @荼鸽鸽鸽鸽鸽 





 @峪之 


 @阿雕ADyio 




 @鸽起来自己都怕的凉水 



 @树苗汀




   @Nebula-517 




 @GAN 



 @鹿森Blacrist 



 @发酵的冰块 



 @挑灯灯灯 



 @嚼红草的弗罗斯特 



 @苡呓 



 @怪三木 



 @壬木白 



 @濑见驰 




 @自己的大腿肉好难吃 




 @苜菽蔬 



 @一座城池 



 @推定隔离 




 @GhostOfYourMemories 



 @薄巧鸽 




 @木士口子 



 @泽dokii 




 @卜卜Momok 




 @玖尾 



 @三水文文文文子 




 @库拉索 



文字类:


 @如初如初。 :《[裘杰]怎样才能挽回前男友,在线等挺急的


 @凌晨不产粮 :《等待


 @酩酊 :《【双监管者  杰克×红蝶】“我可不是什么先生,叫我,杰克”


 @子非烟 :《【第五人格】相片


 @歌 :《【裘杰】当他们交换武器


 @Satanick :《【第五人格】照片商人


 @柠檬汽水 :《〔文言文〕谢必安自白+〔黑白日记〕


 @花七河 :《【第五人格】『裘杰』屿之歌.1


 @安非他命 :《【杰裘】the BOSS


 @水深瞳 :《【第五人格】可遇不可求(杰克/佣兵/黑白无常)


 @★千羽☆ :《(双监管者日常)女子组


 @萧起楠竹 :《【杰裘】双重监管


 @不见海端 :《|裘克中心多CP向|听说月亮河公园上了联合狩猎


 @伏翎 :《【推演向】当你凝视深渊


 @Erato. :《【杰裘】Nightmare.


 @月考一定能考好的清茶 :《【杰裘】 我才不在乎你呢。


 @予归人 :《宿伞于情


 @繁星缎 :《芳華別我·九月二十一日


 @颜沐倾。【禁止无授权转载】 :《【求生日记】我看见海的温柔。


  @彧白自闭中【叫彧爷啊小子】 :《【裘克】亦真亦假


 @三世滟 :《[第五人格/裘杰]一次乱了套的双监管者


 @佛系漠九在线撩妹 :《杰园/裘盲杀七放一还是杀六放二


 @森雨千灯 :《[多cp]烟花十里不如你


 @昴辰Omins :《The Identity-22 最后的盛宴(3)


 @平芜娘 :《第五同人文【杰蝶】独舞


 @风语龙城 :《联合狩猎吧(比赛开始)1


 @白寒子 :《『无cp』 黑天鹅


 @璄蠛、Vilian :《宿伞之魂中心向《伞中人》


 @第五辣鸡小萌新_琼澪 :《「第五人格」一次双监管者模式的游戏♩


 @baddy :《【第五人格】监管者联盟(监管者全员)


 




纷争,合狩猎。


在这场的游戏里,


我再也不是一个人作战了。


 


★投稿方式★


创作并发布《第五人格》手游相关同人图片或文字作品,


添加 #第五人格#+#双监管者# TAG即视为参与成功!


创作内容中要求至少含有一个监管者角色。


 


游戏中将首次出现两个监管者可以相互配合的情况。


同时,庄园主在双监管者的场景中放置了一些电话亭。


参与这场游戏的玩家可以用他们在这场游戏中挣得的积分,


打电话向庄园主兑换各种道具。


温馨提醒:双监管者模式会对机型配置有一定的要求。


 


 


★活动时间★


投稿时间:2018年9月4日0:00——2018年9月30日0:00


评选时间:2018年10月1日——2018年10月7日(国庆长假!)


奖项公布时间:2018年10月10日 18点前公布在本文(长假结束!)


 


★活动奖励★图文分设奖项


 最佳演绎(1名):


>> 同人专属头像(订制ing)+头像框(订制ing)+3000元


人气监管者(5名):


>>同人专属头像(订制ing)+头像框(订制ing)+1000元


密码破译(30名):


>>同人专属头像(订制ing)+头像框(订制ing)


 


>> 


 


★活动要求★


1、创作《第五人格》手游相关同人图、文,在LOFTER上发布并添加 #第五人格#+#双监管者标签即为参与成功,其他不相关作品及非活动规定作品类型将视为无效投稿;


2、投稿作品必须为原创作品,不接受任何盗用他人素材内容的作品,一经发现作品存在抄袭或版权问题,取消参赛资格;作品、标题健康向上和谐,不涉及色情、暴力以及和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带有商业推广意图的广告内容,不和谐内容等视为无效作品;本次活动投稿作品建议首次公开发表,且获奖评选将优先考虑首次公开发表的作品;


3、未经主办方同意,参赛者在参赛期间不得将参赛作品自行用于商业用途或授予任何第三方使用,不得用参赛作品参与与本赛事相同或类似的其他活动,且需遵守其他活动规则内容,否则取消获奖资格;


4、作品一经投稿,即视为默认《第五人格》手游官方有合理使用其参赛作品的权利,其中包括但不限于在游戏内及在官网、微博、微信、论坛、贴吧等推广中署名使用等; 


5、参赛者可以投稿多个作品,但不可重复获得各奖项;


6、本次活动严禁刷热度,一经发现即取消获奖资格;


7、本次活动规则的最终解释权归《第五人格》手游&LOFTER所有。



【杰园】你吻我的那些时刻

*是自设日常

*随机场景 随机互动 随机清水/车





#蚊虫叮咬




在我第五次抬手去揉锁骨旁发红的包时,一旁专注读书的他也好奇地看了过来。那一处痒,连带着侧颈锁骨前胸都觉得痒了,我上上下下乱挠一气,再也看不进去手里的书。他握住我的手指,盯着那一片红痕仔细看了看。

“别用力了,都快抓破了。”

“我忍不住!太痒了。我讨厌夏天。”

“这是一位园丁该说的话吗?你的花可要伤心了。”

好吧,他说的对。我应该讨厌蚊子,不该嫁祸给夏天。我扁扁嘴,做出很委屈的表情看他。他抓着我的手离开沙发,到药箱里翻了一会儿,惋惜的发现能止痒的药膏用完后忘了再买。

像是示威一样,锁骨旁的包又痒起来,还带了点被我过分抓挠的痛,我被他抓着手,只能难受地趴在他胸前扭来扭去。

“你在干嘛?”

他似乎觉得有些好笑。

“借你的衣服蹭一蹭,这样总不会破了吧。”



*后续有自行车 链接请在评论里查收↓